首页 > 资讯 >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对不起这段感情只能陪你到 总攻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在线阅读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

浪漫青春|秦瑶,夏闻沁|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163 人赞过 赞一下
今天本人安利给各位老铁们陆宝原创新篇《我只能陪你到这里》,主线人物是秦瑶,夏闻沁,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读者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片段试读 生命是永远停不下来的机械齿轮,就算错误运转,它还是会不断向前。(1)每天都走在潮湿气很重的弯弯曲曲的弄堂里,那些电线杆子上绑着几根麻绳,挤挤挨挨挂满着未干的衣服。把巷子晕染出一股因阳光无法抵达而产生的


版权来源:互联网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为作者陆宝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生命是永远停不下来的机械齿轮,就算错误运转,它还是会不断向前。

(1)

每天都走在潮湿气很重的弯弯曲曲的弄堂里,那些电线杆子上绑着几根麻绳,挤挤挨挨挂满着未干的衣服。把巷子晕染出一股因阳光无法抵达而产生的潮闷,绿色的植物攀附上墙壁,显出一股活力与幽暗并存的气息来。

秦瑶用脚踢开自家的门,然后将包扔在厨房的桌子上,无力得瘫在一边的椅子上。自己的妈妈在一边忙碌着晚饭:“瑶瑶啊,把包拿你房间去,然后洗手,饭要熟了。”照例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嘱咐。

只是,秦瑶却觉得烦闷。不知道为什么,以前觉得温馨得不能再温馨的家,此刻却变得异常讨厌,秦瑶开始嫌弃这个鸟笼子,束缚了自己,也许,自己可以飞出这个鸟笼子的。越想越烦躁,自己的脾气从所未有的抑郁。一开始脑子里生出了这个想法时,自己都吓了一跳。妈妈系着围裙,忙里忙外,并没有发觉自己女儿的异常。

——“你是不是喜欢伍嘉杰?”

——“谁说的?”

——“我说的,你看你看他的眼神都不对劲了。他有什么好的。”

——“你个男生,怎么心眼也这么小啊,都跟小沁她们班的黎秋差不多了。”

——“谁心眼小?伍嘉杰是不会喜欢你的,他喜欢小沁,我说你怎么这么犯贱呢?”

——“你才犯贱,竟然去拔了伍嘉杰话筒的插头,再说了,就算我喜欢他,又关你什么事,你是我什么人?”

记忆侵蚀过自己每一寸肌肤,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一把锐利的刀子,将现实刻画得清晰无比。想起丁洋狠命抓住自己的手臂,歇斯底里的一阵咆哮,秦瑶就觉得一阵意乱之感翻涌而来。

手机在口袋里振动,秦瑶抓起来一看,是夏闻沁发来的一条短信。

短信内容只有简短的几个字——晚上翘晚自修去钱柜唱歌,AA制,你的那份我帮你付。

秦瑶抓着手机的手,逐渐用力,长长的指甲,深深嵌进肉里,苍白不已,却丝毫不觉得痛。为什么要你来付?为什么每次都是你来安排我?秦瑶心里一阵阵不舒服。她感觉不到,此刻的自己,已经与先前不同了。

“妈,给我五十块钱买资料。”秦瑶朝自己的妈妈说道。

“恩?怎么又要钱?上次不是才给了一笔钱买书么?你要节约啊,妈妈这个月在厂里因为算错了一笔账,才被扣了钱,我——”

自己的话还未说完,便被秦瑶很不耐烦得打断:“那是你自己的问题,干吗要说给我听?我只不过问你要了五十块钱而已,你说这么多。”

妇人很诧异的表情显现在脸上,很久之后,表情终于有些难过。

(2)

并不是第一次跟随夏闻沁出入各个娱乐场所,也不是第一次与她的朋友们会合。

茶几上歪着的瓶瓶罐罐,都是价值不菲的洋酒。地毯上泯着烟头,明明灭灭。秦瑶扯起嘴角,被几个男生起哄着说“美女,果然名不虚传的美女啊,来来,喝一杯。”秦瑶接过酒杯,望着这杯透明的黄色的汁液,有一瞬间鬼魅叠生的气息,垄断了自己的思绪。突然,手上的酒杯被夏闻沁一把抢过去,她对自己说:“你不会喝酒,我来替你喝。”说完,仰起头,很豪气得全部饮完。周边的男生纷纷鼓掌,说着类似“小沁越来越能喝了”之类恭维的话。除却自己的女人,男人大抵都是喜欢看女人喝酒的,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秦瑶没有如释重负般的轻松,反而觉得惩戒般的难熬。但是她还是在黑暗中笑得如花似玉,扶着夏闻沁说:“小沁,少喝点,会醉的。”这一刻,秦瑶觉得自己真他妈虚妄到了极致。

角落处,伍嘉杰就坐在那里,拿着麦,唱《情歌》。这是梁静茹的歌,细腻的词与情感被他发挥得淋漓尽致。他的眼光并未触及到这里,仿佛这会儿被众人围绕着拼命灌酒的女生并不是他的女朋友。秦瑶隐隐约约间感觉他们之间应该出了一点问题。

黑色的外套,里面是白色的T—shirt,下面咖啡色的长裤。他坐在那里,静谧不已。妖娆的光线下,露出他脸部的轮廓,影影绰绰。秦瑶突然觉得,时间可以停滞在这一刻也不错。

“秦瑶我跟你说,今天叫你来是因为东区那边有个车展活动,我跟主办方的老板推荐你了。”夏闻沁走过来,手搭在秦瑶的肩上,慢慢得说着,声音却有些低沉。

秦瑶正想说什么,却被夏闻沁打断——“没事,跟着我好了。”一句定心丸,吞没了原本之前还不舒服的撒哈拉大沙漠席卷而来的风暴。秦瑶突然想起之前她第一次为自己出头的那句话——“没事,以后跟着我好了,她们自然不敢欺负你”。以至于是因为自己,她与黎秋为首的一些女生之间的关系才会进一步恶化。现在想来,后来的许多事都是因为自己,不是么。此刻的秦瑶觉得自己卑鄙透顶了。

她是公主,在遇到王子来拯救前,自己才是灰姑娘不是。没有水晶鞋,没有南瓜车,没有可以迷迷糊糊闯入的爱丽丝仙境。那么公主居高临下的来帮助自己,度过难关,自己就该识时务,扬起笑脸,说一句谢谢不是么。可是为什么就那么难呢。不是因为骄傲,不是因为自卑,可是难道真的因为那个此时此刻端坐在那里唱《情歌》的男生么?什么时候开始的动心呢。

整夜整夜,她一句话都没有说。自己的手机一直在振动,去掉了一半的电。未接电话39个,来自——妈妈。

第二天的车展,出奇得顺利。那个中年男人一直夸秦瑶是天生的模特料子,一颦一笑,都充满着魅力。可能是卖于夏闻沁的面子,这个男人并没有对自己动手动脚,只是他的笑容让自己感觉不舒服。秦瑶强迫自己伪装起开心的样子,在拿到工资的一瞬间。

这个世界就这样,大家都喜欢看彼此间束缚伪装的样子,阳光下灿烂美好。循环往复,被谎言的废墟所掩埋,无可救药。太阳照射不到的地方,满是阴暗的角落,垃圾桶边,苍蝇飞舞,咀虫横生。那就是人类内心的深处,见不得人的沟壑。

“去我家吃饭吧,这里离我家比较近。”夏闻沁笑吟吟得跟自己说话。她在自己面前从来不会伪装吧,那自己又是何德何能呢。毕竟,夏闻沁很少冲别人笑,见她的笑容一次堪比见国宝大熊猫。

“好。”秦瑶点点头,答应了。

(3)

秦瑶是第一次来夏闻沁家。

这座小区是整座城市屈指可数的AAAA级住房区,别墅区的房价更是直接吓跑了绝大多数想买房子的人。

秦瑶每一步脚步都很轻,似乎很怕惊扰了这周围高雅的环境,自己一身廉价的衣服本就与这小区的氛围格格不入。当自己想发表什么感叹时,终究开始很有自知之明得闭了嘴,因为无论说什么,都是不对的台词,更加降低了身份,于是干脆沉默。

夏闻沁用钥匙打开门,站在玄关处换鞋的时候,映入眼帘的便是几个西装笔挺的男人在谈事,面上严肃的表情,令秦瑶感觉浑身不自在。看夏闻沁,却很自然得跟那几个男人中的其中一个打了声招呼:“爸,我回来了。”呵,当然了,这是人家的家,人家的爸爸,人家生活了这么多年,当然习惯了,可是自己又算什么呢。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秦瑶觉得过得很压抑,无法言语的压抑感。

“夏爸爸好。”秦瑶怯生生得喊了一句。

简短的一句问候语,挑不出任何瑕疵,回荡在空荡荡的大厅内。

夏建民将手指间的烟头泯灭,丢进烟灰缸里,抬头,看见秦瑶与自己的女儿站在玄关处,楞出了神。诧异眼神所及的背后,全是一潭安静的死水。

良久之后,夏建民朝夏闻沁说道:“先把你朋友带去你的房间,吃饭的时候再叫你们。你妈妈去健身房了,一会儿回来。”

夏闻沁未觉察出异常,可能是秦瑶长得太好看了。她笑笑,将秦瑶带上楼。秦瑶木讷得跟在夏闻沁身后,一种奇怪的气氛笼罩了自己。

大厅内的夏建民已经显然无心再谈公事,他站起身,草草得结束了与其他几个男人的谈话,然后与他们握握手便送客人出门了。该来的总会来,只是没想到这么早而已,以至于自己措手不及。夏建民用力扯了扯胸口的领带,觉得自己快窒息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围坐在一个桌子上。气氛有些略微的尴尬。秦瑶轻轻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站起身来,微笑得说:“我去帮阿姨的忙。”说完,便低头离席,去了厨房,帮夏闻沁家的保姆盛饭。

“小沁,以后不要把你的乱七八糟的朋友往家领,知道吗?”夏建民刻意压低了声音,跟同样沉默的夏闻沁说道。

“为什么?她哪里乱七八糟了?你以前不是也没管过我交朋友的事么?”夏闻沁反驳道,后来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太大,便突然小声下去。

“你有那么喜欢交朋友吗?我怎么不知道。你最近是着了什么迷了。”夏建民说道。

“我没有着什么迷,我只是觉得你对待我的朋友太冷淡了。”夏闻沁说出了自己内心的实话。

夏建民不知该如何跟夏闻沁解释,事情的发展在朝着一个大家都意想不到的结局碾过去。以为意想得到的,都意想不到。他们彼此僵持着的同时,却不知道秦瑶正站在他们背后。秦瑶紧咬着下唇,直至将下唇咬得惨白。

“你怎么站在这里,不坐下呢,小沁,你朋友可真懂事。”夏闻沁家的保姆笑呵呵得端着盘子从厨房走来,突然一句话打破了沉默的氛围。

夏闻沁转过头,看见秦瑶。一脸诧异,随后一丝丝的起伏后,都平淡下来。“秦瑶一向都懂事的,来,坐啊。”夏闻沁站起来帮秦瑶端过盘子,然后赶忙招呼她快坐下。

“别说,先生,这位小姐跟您长得好有一点相像呢,都是大眼睛,一看就是有福气的人啊。”阿姨毫不掩饰自己对秦瑶的好感,却没留意到夏建民的脸色已经越来越不好看。

“那爸爸,阿姨都说像你了,不如你收秦瑶做干女儿如何?”夏闻沁皮笑肉不笑得对夏建民说道。声音不大,却将本来就僵持着的气氛闹得更僵硬了。

夏建民突然重重放下筷子,斥责道:“简直胡闹!”一刹那间,遗余的温暖全部消失殆尽,意外败北。说完,夏建民缓和了语气,回头对秦瑶说道:“孩子,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何种目的,才找小沁玩。以前听小沁说过,你家穷,从今天开始,你的学费与生活费都由我来负担,只是,你不要妄想跟我们家扯上一点关系。”虽是缓和的语气,却冷到极致。

秦瑶忽而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傀儡娃娃。幸福或者痛苦,都无所避免,也无人问津。终于,她的理智还是没有敌得过冲动。饭还没吃完,也没跟任何人打招呼,便急匆匆得跑了出去。

夏闻沁在饭桌前喊着,想也跟着跑出去,却被夏建民拉了回来。

“你干什么?你为什么要那么说?!”夏闻沁有生以来第一次朝她的父亲咆哮道。

夏建民却一句话都不说了,埋下头,点燃了一支烟,狠狠得吸了一口。保姆也自觉说错了话,才诱发了这一场口水战。大家背后的影子,如果被拉长,会看见是苍穹,无望无际的延伸。

(4)

你看偶像剧么。如果当你原本鄙夷的偶像剧剧情,投射到现实中来时,你会不会觉得这是一场噩梦。可是期待也不能让这场梦醒,它看不见尽头。谁也不知道,穷其一生在最后换来的是什么。可正是因为猜不到剧情,才会吸引了那么多观众来看这一场永无休止的闹剧。

秦瑶一路跑出来,她不想被任何人看见自己的眼泪,也不想让任何人猜测自己的故事,她不要任何人的怜悯,她想要藏匿好自己最后的一点自尊。就这样她低着头却撞到一个人怀里,抬头一看,竟然是伍嘉杰。伍嘉杰有些手足无措,他用着同样诧异的眼神注视着秦瑶。

街边的转角处,秦瑶抽泣着向伍嘉杰讲述刚才所有的事情经过。可是刻意的添油加醋,将整件事情的始末,转换成了另一种意境。伍嘉杰竟也信以为真,一边拍着她的肩膀,一边安慰道:“好了,不哭了,有钱人家,我们都高攀不起。”最后一句酸酸的语气,发酵在空气里,都落进了彼此的心中,心照不宣得突出了两个人的心声。

女孩子不能被安慰,会跟小孩子一样,本来跌倒后是会自己爬起来,有“再生”的能力,可是一旦去好言安慰他了,他反而就会没完没了了。这会儿秦瑶似乎哭得更加起劲,戏剧化得扑进了伍嘉杰的怀里。

一路寻来的夏闻沁在街角处,不偏不巧看到了这一幕。秦瑶与伍嘉杰的对话内容也如一阵风般强势而有力得灌入自己的耳中。她刹时间失了说话的勇气,马路边人来人往,没有人愿意往这边瞟一眼。三角恋的剧情天天上映,大家都看腻了。

伍嘉杰抬起头,突然就望见站在秦瑶身后的夏闻沁,惊得忽然就松了已经环绕住秦瑶的臂膀。

梦境一般的对峙。

伍嘉杰却慢慢得在内心说服自己,他站出来一步,对着夏闻沁说道:“我觉得你是否应该多为你的朋友考虑。她是你的好朋友,不是你的傀儡,你怎么能这么伤害她,她是有自尊的,你以为钱就能买了一切么?你以为所有人都稀罕你家的钱么?夏闻沁,你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一点啊?!”语气渐次上扬到一个低吼的程度,仿若说的是自己,而不是在一边擦眼泪作可怜状的秦瑶。

夏闻沁冷眼旁观着这一切。良久,她用力得鼓掌,为这出戏叫好。因为太过用力,手掌都被拍红了。聪明反被聪明误,原来最愚蠢的人是自己。身边的人果真是最不可相信的,第一次,第二次,接连遭受背叛。

伍嘉杰为夏闻沁的反常感到有点害怕,他往前走,却被秦瑶拉住了袖子。

每一个小动作都被夏闻沁尽收眼底。她面上渐渐挂起冷若冰霜讽刺的笑。“很好,你们俩继续,把大马路当做你们俩继续肉麻的舞台吧。”说完,夏闻沁转身就走。伍嘉杰突然觉得很难受,他挣脱开秦瑶的手,跑上前去。

“小沁,小沁。”伍嘉杰几步便追上夏闻沁的脚步,伸出手拉住了她的胳膊。夏闻沁转过头,眼底的寒意令伍嘉杰心惊,仿佛千年琥珀都凝结成慑人的雕塑。

望着她越走越远,伍嘉杰开始后悔自己突兀的冲动了。他懊恼地抱住自己的脑袋,蹲下来,逢迎着地上的影子,发呆。

“嘉杰。”秦瑶走上前去,陪着他,在他身边蹲下来。

“其实那些都不是我的真心话,怎么一不小心就说出口了呢。”伍嘉杰自言自语的呢喃,语气里满是落寞。

“真的不是真心话么?”秦瑶盯着伍嘉杰,轻轻问道。

伍嘉杰抬起头,回望秦瑶,然后又低下头去,他不知道该如何诉说了。手背的脉络清晰分明,一条条,像深秋的叶子的纹路。

“我喜欢你。”秦瑶突然在伍嘉杰耳边飘来这样一句话。伍嘉杰诧异得抬头,眼底的波澜,肆无忌惮得撞破这宗惊天的告白。

“你不要说话,都听我说。我喜欢你,但是因为你和夏闻沁在一起,所以我才将这份喜欢压在心底很久不敢说出来,我害怕我说出来后,我们几个都会很尴尬。但是现在已经是这个局面了,所以我觉得我也没有必要因为考虑她的感受而压抑自己内心的情感了。”秦瑶保持着一个楚楚可怜的姿态,面上的神情却很坚定。

伍嘉杰望着她那张胜过夏闻沁的漂亮脸蛋,一时间有些沉迷。马路边人声鼎沸,喧嚣的光线,烘托出路边这两个人的异样关系。

“可是你是小沁的朋友。她很向着你不是么?”伍嘉杰意识清醒的不想自己再犯错,而拼命找出自欺欺人得理由说服,其实与其说是说服眼前这个坚定的女孩子,还不如说是说服自己。

“不知道。”鬼使神差得,秦瑶竟然幽幽得吐出这几个字。

在这时候,秦瑶的手机响起来,来电显示的人是——丁洋。秦瑶将手机握紧在手中,决定是适合结束冷战,可以摊牌了。

“喂——”秦瑶低低得问候。

“秦瑶,我觉得或许我可以试着接受你。”伍嘉杰突然扭过头说道,字字分明,秦瑶听得很清楚,相信也包括电话中的人。

一刹那间的沉默,似乎所有人都心怀鬼胎,守着一汪寂静的潭水。

——“秦瑶,刚才跟你说话的人是谁?”

——“丁洋,我跟你说——”

——“是谁?!”

——“你听我说!”

——“我只问你是谁?!是不是伍嘉杰?!!”

(5)

满街车水马龙,高楼万家灯火。

冬季的风些许的凛冽,刮在脸上,就像刀片一次次刻在皮肤上一样,凉意在指尖蔓延。秦瑶哆嗦起身子,望天际。小时候大人说每颗星星都提着一盏小灯笼,来照亮一小块天空。此时此刻,也会想到她,现在还有没有回家。也许她不过就是万千灯火中一颗丢了灯盏的星星,看不见路。

“你在想什么?”伍嘉杰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自然得披在秦瑶身上。

“想小沁。”秦瑶淡淡吐出这几个字。

“呵呵,她那么对你,你还想她?”伍嘉杰随口接道,语气里却带着明显的尴尬。

“你和她之间到底是什么事?”秦瑶走上前去,却突然转过身,直视伍嘉杰的眼眸问道。

“没什么事啊。”伍嘉杰目光涣散,懒懒应付道。

秦瑶看着他,眼底飞速晃过的柳絮木棉,织锦成一幅模糊的光影。你可知,从这一刻开始,我就隐约知道,我再怎么努力,也永远走不进你的内心。就像我拉着你穿越河川、踩过夕阳步履的影子,你也写不出一首歌,只属于我秦瑶的歌。可是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无聊的生命也变得有趣了。

伍嘉杰一步一步往前走,好像早已忘记自己还有个同路人。月光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很久前听过一句话,只有影子陪伴的人,都是被伤得无可救药的

日子好像就这么不咸不淡得过着。大家都还是原来的自己,只是关系都起了很微妙的变化。

偶尔在走廊上或学校里遇见时,不再是拍肩、握拳作亲昵状,而是低头咳嗽一声装作不认识,各走各的路。没有人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会去关心。因为期末考试临近了。

复习课的晚自修,通常是两三个班挤在一个阶梯教室中上。人头攒动,处处都是两三个人一堆的扎住。

所有人都在埋头看书,偶尔将头抬起来发呆、与身边人说两句体己话时,夏闻沁却自始至终一个人坐在位置上低头看书、做习题。她的惯性冷漠,这个学校大部分人都已听说与习惯,只是平日里与她形影不离的秦瑶,却与她渐渐疏远了,这样的场面自然是看在很多人眼里的。

秦瑶起身去阶梯教室的后方倒热水喝,却被坐在后方座位上的黎秋刻意绊了,于是,整个人以一个倾斜的姿势摔倒在地上。伴随着她摔倒在地上的,还有黎秋与她身边几个女生肆意的大笑声。

秦瑶从地上爬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目不斜视得朝前走去,不理睬班里同学的交头接耳与议论纷纷。

“哟,又装什么圣女啊。”黎秋从喉咙口冒出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挑衅,声音不大,却令周边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秦瑶望向她,随后依旧默默得倒了水要回去自己的座位。

“你继续装啊,没了夏闻沁给你撑腰,你还拽什么啊?勾搭了人家男朋友,以为我们大家都看不出来啊,夏闻沁不是很聪明嘛,怎么样,被这个小骚货骗了吧。”黎秋的声音越说越大,口边的战火从秦瑶又燃到了夏闻沁身上。

伍嘉杰也在这个教室中,所有人几乎都将目光投向了他。他抬起头,望向依旧不闻世事的夏闻沁那里,随后又与正在被黎秋欺负的秦瑶四目相望,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出面。

“够了。”一声冰冷至极的话打破了这个奇怪的氛围,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夏闻沁声音不大,却很有魄力,似乎在一刹那间摄住了所有人的魂魄。一直在喋喋不休、准备点燃这条导火线的黎秋也闭了嘴,像囫囵吞枣的猴子,吞下未说完的话时的样子,样子很滑稽。

“呵呵,真是好姐妹啊,有苦一起吃,男朋友也——”

“我说够了!”夏闻沁将书狠狠得拍在桌子上,突然转身,望向黎秋。她的瞳孔仿佛

锐利的刀片,映射出寒气。

黎秋如果在这个时候还不闭嘴的话,那可真的算是自讨苦吃了。

时过境迁,那一幕又再一次浮现在秦瑶的脑海中。“我会帮你的。”那曾经是温暖过秦瑶的心的一个句子,曾经的曾经,她以为那会温暖她一世。

(6)

彼时,白昼缩短了该它环绕的轨迹,黑夜开始无限拉长它的痕迹。

不知道是因为真的困了,还是季节转变的原因。似乎很容易陷入极深极深的睡眠中,带着美好的梦。早晨去上学的路上,舒展一下胳膊,打个哈欠,周边的空气都会变成雾色。

就在这样“好冷啊”、“让不让人过了”的抱怨声中,寒假来临了。对于它的来临,虽然短暂,但是高三的学生们还是很开心的,毕竟可以趁着春节的假期,好好休息一下,投入到最后的一段灰色炼狱中。

自从那次的事情过后,这四个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变得更若即若离了。没有办法不碰面,可是就算是其中一个人对另外的一个人打招呼,也是伴随着尴尬的氛围。高一、高二很早就放了假,空空如也的学校,只有高三还在挑灯苦读着。

这天,当老师宣布放假的一瞬间,整个教室的屋顶都快被掀了。秦瑶一点都开心不起来,桌上零零散散摊着一些复习资料,以及自己用圆珠笔在桌子上胡乱写着的字句。窗外明媚的阳光漫进来,在笔尖均匀散开,就落成了一些空白。

斜过头看他。依旧温和的五官,看久了视线中的他,就模糊成了一副速写画。自己与他在一起的时间很长,两个人都是一个班的,可是总是觉得离他很远。他总是会出神,问他话,得到的永远都是驴头不对马嘴的答案。

“嘉杰,寒假出来玩么?”秦瑶走到他座位上,随手将包扔到他身边的椅子上。

“玩什么?”伍嘉杰抬头反问她。

“就一起出来玩啊。去哪里都行,只要和你在一起。”秦瑶将手臂撑在伍嘉杰桌子上,望着他,用极其温柔的语气吐纳出这句话。

“秦瑶,你最近都不跟小沁在一起了么?除了那些男生,她好像又恢复到过去的样子了,很少跟别人说话,冷淡得很呐。”伍嘉杰随口回复道,完全忽略了秦瑶先前深情的话语。

秦瑶的脸色在刹时变得很难看,自己一番深情的表白,却就这么给伍嘉杰不咸不淡得忽略了。

“伍嘉杰,什么时候你能想想我的感受。”秦瑶极其努力克制住自己内心的难受,问他道。

“你说什么?”又是一副游离状态。无辜却真诚的眼神,秦瑶与它们对视,然后突然感觉很悲愤。秦瑶抓起包,转身就走,却被伍嘉杰拉住了胳膊。

秦瑶停住,转过头望着他,一字一顿得说道:“你到现在还叫她小沁,却叫我秦瑶。”

伍嘉杰笑了笑说:“你怎么这么小心眼,我习惯了嘛。”

“到底是谁小心眼啊?你是我男朋友吗?看起来像吗?”秦瑶满目满是悲哀。

伍嘉杰抓住秦瑶胳膊的手用力往回一拢,便将秦瑶扯进了自己的怀里。并不是一个无法理喻的动作,伍嘉杰却感觉秦瑶的后背僵硬不已,自己也确实是第一次抱她。

“寒假的情人节,我陪你。”伍嘉杰轻轻柔柔的一句话,又激出了秦瑶的眼泪。自己其实并非那么傻,早就该懂了事。可是只要是他说的话,她就逼自己相信,并且觉得是世间最动听的话。

有些人天生以不可磨灭的形式出现在另一些人的生命中,这叫天命。

书本点评
老司机的浪漫青春之旅,绝大部分位面副本为原创。与其他平庸的浪漫青春小说不同,作者(陆宝)对进入各个副本的节奏控制的非常好,绝不拖泥带水。不过相比其优秀的副本描写,主世界的安排个人感觉是下降了一个档次,过于想当然和龙傲天了。。

作者相关

陆宝

作者:

陆宝

VIP精品试读

  • 《我在异界做村长》我在异界做村长。免费阅读 NP 我在异界做村长虐文

    我在异界做村长

    《我在异界做村长》作者:淡淡蓝夏,玄幻类型网络故事,传奇人物:普尔曼,罗伯特,本作品精彩内容:看见一头火焰飞龙飞出来,菲利普目露一丝怯色说道:“我是兽人帝国的菲利普亲王,这是我们兽人帝国的内部事情,龙族不能插手。”夏天蓝一指菲利普,说道:“把他丢出去。”“很乐意效劳。”西蒙狞笑着抓起菲利普往外

  • 《恶魔的笨丫头》笨丫头与小狐狸等 耽美 恶魔的笨丫头御姐

    恶魔的笨丫头

    《恶魔的笨丫头》由网络作家尹莫雪所著,终于迎来了令人拍案的大结局,白马王子,连衣裙这两位主线角色会有怎样的趣事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内容都将在这章芬芳复杂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清晨的阳光顺着微微掀起的窗帘照射进来,为房间里增添了不少色彩。站在镜子前面欣赏着镜中的自己。哇塞!这个人是我吗?一身紫蓝色连衣裙衬托出优美的身躯,微卷的秀发垂在两肩,长长的睫毛弯成月牙状,圆圆的眼珠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