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重生之夫人是女帝》重生之夫人是女帝t×t书包网 娘受 重生之夫人是女帝反攻

重生之夫人是女帝

古代言情|樊景湛,夏木|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585 人赞过 赞一下
火爆热文《重生之夫人是女帝》是杏琉执笔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佳作,主人公樊景湛,夏木,小说剧情回顾:“辛苦你了!”夏棉花接过信后道。夏棉花看了看手里的三封信,一封是闰瑾年写给她的,一封是女帝写给她的,还有一封是樊景湛写的。她这马上就要到京城了,这傻子还给她写信做什么?夏棉花拆开闰瑾年和女帝的信。闰瑾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重生之夫人是女帝》为作者杏琉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辛苦你了!”夏棉花接过信后道。

夏棉花看了看手里的三封信,一封是闰瑾年写给她的,一封是女帝写给她的,还有一封是樊景湛写的。她这马上就要到京城了,这傻子还给她写信做什么?

夏棉花拆开闰瑾年和女帝的信。闰瑾年在信中告诉她,她池子里养的小鱼在她走后第十五天就嗝屁了,原因是他喂了太多鱼食把鱼撑死的。

夏棉花恨的牙痒痒,当初他还和她保证过,决定会养的肥肥胖胖的,所以你就往死里喂把她的鱼给死了??

虽然生气但是她也不能把他怎么样,谁让他是她老爹。夏棉花又拆开女帝的信。

女帝信上都是一些叮嘱的话,夏木晕血的事已经传回去了,女帝很担心,希望她和夏木到时候准时回家,别在外面耽搁。信的结尾让她保护好夏木。

夏棉花有些懵,她可是妹妹啊!她是老幺,为什么不是哥哥保护妹妹?

算了,谁让她长得比夏木壮呢!

夏棉花紧接着拆开樊景湛的信。这时候他们队伍离城门楼越来越近了,远远的就看到很多人在城门口等着了。

仔细一看可以看到为首的人里面有樊景湛,赛玄礼,姚小龙,莫云飞还有方君等人。所有人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人。

今天蛋糕店特意歇业一天,就是为了迎接夏棉花。姚小龙等三十个人还画了很多小牌子,等夏棉花一到他们就举起来。

“王爷,是他们!他们到了!”这时一个人激动的喊道。

樊景湛早就发现了:“所有人准备好,等他们离的近了,该笑的笑,该举牌的举牌,该喊的喊,听到没有!”

所有人喊道:“听到了!”

“给我喊的大声一点!”

“听到了!”樊景湛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樊景湛一大早就带着人守在城门口,看这阵势就知道他在接重要的人。

放眼整个沧海大陆,能让他亲自接的人没几个。肖永安就其中一个,可他老人家这会儿在京城呢,这是接谁?

很多吃瓜群众都非常好奇,一传十十传百的,大家都聚在城门口守着,想看看樊景湛接的是谁。

夏棉花他们越来越近,眼看着自己进入百米内。樊景湛一声令下,所有人都举起手里的牌子,嘴里喊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不明所以的吃瓜群众在这种氛围下,也跟着喊起来,手里还打着拍子。

南国这队人看到城门口这个动静,都很开心。牌子上写的字表明,这些都是为他们准备的。每个人都露出笑容,除了夏棉花。

樊景湛一个月前寄出的信,阴差阳错的和夏棉花错过了,直到今天才到她手上。好死不死的刚好就在她抵达京城这天。

夏棉花看了一眼信就气得把信揉成一团,她大概扫了一眼发现都是骂她的话!

夏棉花此刻非常的不爽,特别是看到城门口前的樊景湛的时候,他居然还有脸笑?

夏棉花怒急攻心,在离城门还有二十米的时候翻身下马,飞奔过去就给樊景湛一记回旋踢。

书本点评
这本是作者(杏琉)利用剩余资料写的一篇《重生之夫人是女帝》式的小说,虽是月更,也稳定的更新了很多年。从整体来看,笔力可圈可点,偶尔桃色情节的点缀也很好的白描出了日本都市绚烂又陈腐的景象。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仍然在两年前惨遭平台的毒手,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目录

作者相关

杏琉

作者:

杏琉

VIP精品试读

  • 《家有甜妻:大叔的独家专宠》家有甜妻大叔的独家专宠txt RPS 家有甜妻:大叔的独家专宠章节目录

    家有甜妻:大叔的独家专宠

    光环人物叫余白,简安森的故事是《家有甜妻:大叔的独家专宠》,它是作者萌大七啊最新力作的一本浪漫青春新书,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精窄的腰,平整的腹,让余白第一次意识到简安森是个男人,而且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平常她都待简安森似如亲人,而他一直也扮演着长叔如父的角色。所以她从未对他有类似于“性”之间的认识,今天还是她头一回把他当作男

  • 《重生之武器制霸》重生制霸影视圈免费阅读 诱受 重生之武器制霸801

    重生之武器制霸

    吃西瓜不吐籽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之武器制霸》由吃西瓜不吐籽墨下的职场风格的作品,传奇人物顾北,顾北刚,剧情精妙绝伦,非常实力推荐。书中主要讲述:为了尽快达到老师的要求,也为了自己尽快成长,好给村子报仇,江南只好先将制造枪械的事情放一放,况且现在江南家以前用来制造枪管的圆筒和炉子也悉数毁坏。可是,他和水墨白大概四级左右的差距,再继续以常规的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