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寒王嗜宠:绝色逆天逃妃》寒王嗜宠绝色逆天逃妃结局 紧缚 寒王嗜宠:绝色逆天逃妃健全

寒王嗜宠:绝色逆天逃妃

玄幻言情|莫北寒,萧玉|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410 人赞过 赞一下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寒王嗜宠:绝色逆天逃妃》的新书,是作者玲雪伊执笔的玄幻言情故事,佳作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极力推荐,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故事。虽然月紫烟通过了,但是她却已经不知道了,因为她在射中魔兽的那一瞬间便昏过去了。在欢呼声之中,月紫烟被送了出来。月紫烟一出现在塔外的上空中,莫北寒便飞身上去接住了她。看着月紫烟苍白的脸,莫北寒心里一阵心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寒王嗜宠:绝色逆天逃妃》为作者玲雪伊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月紫烟通过了,但是她却已经不知道了,因为她在射中魔兽的那一瞬间便昏过去了。

在欢呼声之中,月紫烟被送了出来。

月紫烟一出现在塔外的上空中,莫北寒便飞身上去接住了她。

看着月紫烟苍白的脸,莫北寒心里一阵心疼。

这丫头,总是将自己逼的这么紧。

莫北寒抱着月紫烟一落到地上,风柔水就着急的跑了过来。

“紫烟她怎么样了?”

莫北寒一向不喜欢跟其他人说话,但是风柔水是真的在担心月紫烟,所以他淡淡的扫了一声她说了一句:“没事。”

听到莫北寒这么说,风柔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去。

“没事就好。”

莫北寒看了一眼怀中的人儿就缓缓走出了人群之中。

萧玉不甘心的握紧了拳头,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月紫烟天赋会这么好。

就在她转头的时候,她目光突然停住了。

这人是云默汐吧。

此时的云默汐也恶狠狠的盯着月紫烟的方向。

萧玉看着云默汐,她突然露出了一个奸笑。

很好,有主意了。

……

两天后,月紫烟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看了看周围,然后捂着还有些晕乎乎的头坐了起来。

这里是……小木屋?

对了,她不是在测试塔吗,怎么会在这里?

月紫烟愣了下才想起来。

“对哦,我好像在最后晕过去了,真是的,明明只剩下最后一只了,虽然最后用尽全力将灵葵针射出去了,但是也不知道结果怎么样。”

看了看周围,不过并没有发现莫北寒。

月紫烟微微蹙眉。

应该是莫北寒送她过来的吧,既然如此,那家伙去哪了?

“烟儿是在想我?”

月紫烟正想着,一个声音便从门口那边传了过来。

顺着看过去,就看到了缓缓走进来的莫北寒。

月紫烟无语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说:“我只是好奇你死哪去了而已。”

“烟儿果然是在想我。”

“随便你怎么想吧。”

.莫北寒微微一笑,她走到月紫烟面前将一朵紫色的花递给了月紫烟。

月紫烟微微一愣,然后问:“这是什么?”

“愈灵花。”

“愈灵花?这是干嘛用的?”

“两天前,最后一刻你用尽全力射出了那一针,现在你身体还很虚弱,这个可以帮你恢复灵力跟体力。”

“哦,谢谢。”

月紫烟接过愈灵花问:“这个怎么用?”

“直接吃了就行。”

“就这么直接吃?”

“嗯。”

“好吧。”

月紫烟将愈灵花摘下来一口放进嘴里嚼了起来。

月紫烟微微皱了下眉头。

这愈灵花看起来晶莹剔透的,十分好看,但是嚼起来却出奇的苦。

月紫烟一咽下去,莫北寒就递了一颗圆圆的东西给她。

“这是蜜饯。”月紫烟还没问莫北寒就解释了出来。

“哦,谢谢,不过我不需要这个。”

说着月紫烟就想还给莫北寒。

然而莫北寒并没有接,他笑笑道:“不吃就放着吧,什么时候想吃了再吃。”

月紫烟看了一眼莫北寒,倒也没说什么就将蜜饯收了起来。

书本点评
《寒王嗜宠:绝色逆天逃妃》这本小说的主人公(莫北寒,萧玉)设定是一个国学甚至相学底蕴非常深厚的人,可惜作者(玲雪伊)相关的文化积淀太差,这就导致作者想推动剧情的时候肚里干货太少于是只能堆积大量心灵鸡汤式的说教,结果就是读者看得尴尬人物塑造也不够完美。我觉得任何一个有上进心的作者,你在写一本小说之前最好是多翻阅一些资料,先把自身的基础打扎实了,而不是为写而写……
目录

作者相关

玲雪伊

作者:

玲雪伊

VIP精品试读

  • 《李小姐的高跟鞋》苏2小姐的高跟鞋 紧缚 李小姐的高跟鞋浪漫青春风格小说

    李小姐的高跟鞋

    有很多网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李小姐的高跟鞋》的网络小说,是作者余风眠撰写的浪漫青春创作,网文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极力推荐,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创作。孙慕鱼与秦倩相视一眼,默默的拉过赵梦,让李念与许牧生肩并着肩。赵梦刚想拒绝,收到两人的眼色,立刻了然于心。她们宿舍的人,为了李念的幸福,真真是操碎了心。李念被突然起来的孤立而感到恐慌,这是要抛弃弱小无

  • 《栖碧山》栖碧山小说 大叔受 栖碧山BI

    栖碧山

    《栖碧山》是清泉漂零最新写的一本婚恋新书,故事韵味无穷,文笔横扫千军,感觉不错。玄清将最后一张“福”字留给禄伯,便带着小狐狸告辞离开,燕轩身上粘的泥斑更多了,好似在坭坑里滚了一圈一样,惹得相送的禄伯吹眉瞪眼,大骂他无用,燕轩也不敢还嘴,四十多岁的人了,还好似小孩子一般,背后低声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