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嫁痞夫》嫁痞夫江心一羽 HE 嫁痞夫婚恋小说

嫁痞夫

婚恋|练功,方素素|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812 人赞过 赞一下
《嫁痞夫》是江心一羽新出的一本婚恋网文,情节精彩,文笔无与伦比,值得加入书单。《嫁痞夫》精彩片段预览 在这族学之中大些的孩子是学个整日,小些的孩子只学半日,因而到了午日便都要家去的。方魁那马车一直等在学堂外未走,今日他特特推了一干事务亲自等了女儿半日,听里头钟响便忙撩了帘子看,大门打开里头嘻嘻哈哈的一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嫁痞夫》为作者江心一羽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在这族学之中大些的孩子是学个整日,小些的孩子只学半日,因而到了午日便都要家去的。

方魁那马车一直等在学堂外未走,今日他特特推了一干事务亲自等了女儿半日,听里头钟响便忙撩了帘子看,大门打开里头嘻嘻哈哈的一群小儿背了包便往外跑,自家女儿也跟在人群里头,瞅见了马车上下来的方魁,便过来叫道,

“爹!”

方魁上下打量她,见她面色平和不喜不悲,也不知这头一日进学是个什么光景,便弯下身抱了她到车上,自家也跟着钻了进去,赶车的下人待主人家坐到便一扬马鞭催动马儿向方家堡而去。

“素素,头一日进学可有收获?”

方素素摇了摇头道,

“爹,那书上的字儿,我一个也不认识!”

方魁便问道,

“那可有挨先生打?”

方素素摇头有些惊奇的道,

“先生为何打我?我头一回进学,他也没有教我半个字儿,就听人背了半日书,便要打我么?”

方魁闻言哈哈一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素素说的对,头一回进学自是什么也不知晓的,以后慢慢学便是了!”

方素素翻了书出来指了字儿给他看,

“爹,虽是先生未教,我却是自家认得一个字儿了……”

方魁低头一看却是百家姓里的一个“宋”字,

“素素,怎么认得了?”

方素素道,

“她们背我便一个个数,数到这处她们便念一个宋,我就记得了!”

方魁喜的哈哈大笑,抱了方素素过来在她小脸上亲了一口,

“好孩子,果然是个聪慧的!”

这方素素学会这“宋”字自也有瞎猫碰了死耗子之嫌,不过这做父母的都觉着自家孩子聪明,有一分的好便要放大成十分来,这样儿落到方魁眼中自是觉着女儿绝顶的聪明了。

带了方素素回到家中与柳茵茵说起,也是大夸特夸,柳氏倒是心里明白的很,只是笑了笑亲了亲女儿的小脸道,

“好孩子,今儿进学怕是费脑子的很,午饭娘亲自给你做大肉吃,必要好好吃个饱才是!”

方素素听了双眼放光,

“自是要吃饱呢,我下午还要去姑姑那处呢!”

柳氏听了身形一滞,还是点头笑道,

“确是要吃饱才有力气!”

她再是认命,但听到素素提起学武之事心里也总是觉着膈应,只是事已至此也只得不多想了。

一家三口吃罢了饭,又歇了半个时辰,方素素便带了奶娘王妈妈并两个小丫头,去了西面方静那处。方静自得知能亲自教导小侄女之后连着几日都在院子里折腾。

命了一帮子丫头婆子将自家的箱笼翻了个底朝天,小时学武的一应东西摆了不少出来,除了那柄木刀,还有练功时的紧身衣衫、薄底的绣鞋、各色的腰带、汗巾,还有幼时绑发用的绳儿都寻了出来,婆子们见了笑道,

“小姐这些都是以前用过的,有些虽是从未穿过,只是放的时日久已褪色了,也不知能穿不?便是能穿也要改了才成!”

方素素生的瘦小,方静年幼时身形比同龄的女儿家高壮不少,方素素只怕穿不了这些个衣裳!

方静听了一想倒也是,当下一拍额头笑道,

“我这也是瞎操心,素素那丫头那里会没有穿戴?这些东西早已陈旧,只怕她也瞧不上眼的!”

婆子知她是寂寞许久,如今有个小人儿来陪就心中欢喜,便要为九小小姐寻些事情来做心里才踏实,当下也不戳破她只是笑道,

“九小小姐也是头一回过来,六夫人那边怕是也不知练功要备些什么,小姐要预备一些自是更加周到,不如选一些出来我们赶一赶给九小小姐改几身衣裳出来,也让她汗湿之后好替换!”

方静听了又喜道,

“妈妈说的是,这练功最是辛苦,想当初我练功一日下来,身上的汗便没有干过,总要换上三四趟衣裳才是的,多备些也是好的!”

旁人丫头穗儿笑道,

“小姐那时练功热了还要喝冰冰的甘草冰雪水,不如去窖里寻块冰?”

方静听了点头道,

“我小时就爱吃凉,想来素素也爱的,快去给她备上一些!”

一旁的婆子听了却是忙劝道,

“小姐,九小小姐还小,又是女儿家受不的寒凉,不必用冰只需做好了凉水在井里放着,练完功待热退了才能吃!”

方静听了点头道,

“妈妈是老人,我也没有养过孩子,自是听您的!”

当下又转身去厨房吩咐人去买上好的甘草,金橘、杨梅等,

“也不知那丫头喜欢什么味儿的,总要多备几样才好!”

方静吩咐完,立在堂前瞧了瞧院子,又觉着那石桌、石凳有些碍眼,

“放在这处,白占了一块地儿倒挡了我们施展……”

又吩咐人去将男仆叫进来,

“将这石桌石凳换个地儿放……”

说罢又去选地方,众人跟在方静后头,听她吩咐这厢搬搬抬抬,倒令得这寂静许久的偏僻院子热闹不少。

忙了几日终是等到了方素素来,方静早已换了衣裳,立在院门口等着她,方素素过来便规规矩矩给方静施礼,

“师父安好!”

方静瞧着她那小模样心里欢喜的紧,有心想笑又怕太过随意失了当师父的威仪,当下清清咳嗽了两声,负手立在那处冷着脸点头道,

“嗯!”

领了方素素便往院子里走,方素素进了院子左右观瞧很是惊诧,

“师父,这院子里怎得变了个模样?”

方静闻言又是咳嗽了两声,

“咳咳……即是要练功自是要敞亮一些才好的!”

转头对自家徒弟纯真懵懂的小脸儿,有些心虚的抬手揉了揉鼻子,

“我们闲话少说,你可要歇一歇?”

见方素素摇头便接着道,

“即是如此,我们便练起来吧!”

说罢领了方素素到那光秃秃,四周敞亮的院子里活动手脚。

你道是为何?

还不是方静折腾太过了,先搬了石桌石凳不说,又嫌那四面老树盘根错节,在院子里肆意生长,若是小侄女一个不小心绊了可如何是好?

忙又命人来将那树挖了移开,又担了土将那四个大坑填了,却又嫌土面填得不好,索性让人运了大青条石进来,将那院子里的地面重又铺了一遍。

铺完又嫌那四面的墙有些斑驳脱落瞧着不甚好看,便又让人重新粉刷院墙,刷完院墙,里头屋子又瞧着嫌旧,又要让人刷里屋。

眼瞧着再这样折腾下去怕是连房上的瓦都要掀下来重盖,丫头婆子们忙上来劝道,

“小姐,那新刷的墙有味儿,外头的倒是风一吹便没了,屋子里的味儿大了,九小小姐过来怕是不喜欢,眼看着明日就过来了,这也不赶趟了,不如算了罢!”

方静还有些不愿,众人忙上来好说歹说将她劝住这才罢休。

今日方素素一过来瞧见这光景,只觉姑姑的院子大变样儿,倒是不知她这姑姑因着她都要上房掀瓦了。

问起来方静却是不好意思讲,自家觉着有些害臊了,只得撇开了话题,让方素素在院中活动起手脚来。

“武人练功不可贪功不可冒进,每日里需将基础扎牢实,这头一个便是打熬筋骨,即是要打熬便要将筋骨松泛开来,人小时筋骨柔软,最易操练,待到人长大骨头硬了,筋脉少了韧性再练功便迟了……”

方静领着方素素在院下拉伸筋骨,一套扳胳膊、下腰、抬腿做下来,竟是没有半分勉强的样子,方静过来握着她小小的脚踝,试着缓缓发力抬至头顶,放到墙面之上,又在后头轻压她的背部,令方素素身子贴在了腿上头。

这一番动作下来方素素脸上却是没有半点痛苦之色。

方静瞧着不由心中暗赞,

这丫头果然是天生练武的料子,力大倒也罢了连身子也这般柔软,却是比我小时强多了,便是劈个叉子,下不去还要被祖父用荆条打着强压了下去,在地上一柱香功夫那腿儿都觉着不是自家的了,那像这丫头浑然无事的样子。

两人在院中习练了一个时辰,方静越瞧着越是惊喜,即是素素的底子这般好,倒能省了前头不少事儿,待她识字儿了便将内家的口决传给她……

姑侄两人自此一个专教一个用心学,日日相处倒是越发的融洽起来。

方素素于武上头是进步神速,学文却是要慢些,每日里去识得一两个字便是极限,却是没有学武那般有天赋,不过方魁与柳氏对此倒也不甚在意,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倒也不强求她。

日日里去学堂,一众的同窗们中有琳琳、欢欢喜喜姐妹,虽是最亲近的堂姐妹,却只是见面笑,倒似不愿与她深交一般。

其余同窗也有刻意的回避她,方素素很有些不明白,不过她岂是那坐困愁城之人,待到地皮踩熟了便不再装斯文样儿了。

左右瞧了瞧,一旁坐着一个小圆脸儿的姑娘,瞧那样儿倒似好说话一些,便厚着脸皮凑过去指了书问,

“这一段如何念?”

书本点评
这本是作者(江心一羽)利用剩余资料写的一篇《嫁痞夫》式的小说,虽是月更,也稳定的更新了很多年。从整体来看,笔力可圈可点,偶尔桃色情节的点缀也很好的白描出了日本都市绚烂又陈腐的景象。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仍然在两年前惨遭平台的毒手,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作者相关

江心一羽

作者:

江心一羽

VIP精品试读

  • 《倾国倾城醉红颜》倾国倾城醉红颜美女 免费阅读 倾国倾城醉红颜LOLI控

    倾国倾城醉红颜

    《倾国倾城醉红颜》为花月茗所编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十四年后,风家少爷、凌家大小姐都已十四,而在凌大小姐生下来后的一年多,她的妹妹颜如玉出世了。。。。。。“公子,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吧!”一个衣着普通的男子焦急又害怕地说道“好吧。。。”一个衣着华丽的男

  • 《妖孽夫君:毒妻要逆天》妖孽夫君:毒妻要逆天新章节 18禁 妖孽夫君:毒妻要逆天全文章节

    妖孽夫君:毒妻要逆天

    这回给小说迷们呈上麻仓洛最新写的架空作品《妖孽夫君:毒妻要逆天》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安府,安林两位主人翁最终会发生怎样的趣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若是原主还在,想必也愿意看到这种结果的。至于安家的人,确实不能留了!她的眼里,闪过了一抹狠厉。在现代,她就是金牌杀手,常年在黑暗中走动,若是有半分不忍,她早就被人取而代之了。更何况,安家的人,死不足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