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快穿之反派也是有骨气的》快穿之反派也是有骨气的txt百度云 章节目录 快穿之反派也是有骨气的㚻

快穿之反派也是有骨气的

科幻空间|顾安白,夏家|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406 人赞过 赞一下
此回本汪分享给各位读者们千宫原创网络创作《快穿之反派也是有骨气的》,传奇人物是顾安白,夏家,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网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章节节选 这夏夜温度还算高,但厉芊只觉得浑身像是被泼了水似的,凉的让人心惊,“这是拘留令,你四十八小时不能离开警局……”“说完了么?”千晚语带讥诮。厉芊一怔。“我弟弟被你们所谓的人犯挟持,警方不处理也就算了,现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快穿之反派也是有骨气的》为作者千宫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这夏夜温度还算高,但厉芊只觉得浑身像是被泼了水似的,凉的让人心惊,“这是拘留令,你四十八小时不能离开警局……”

“说完了么?”千晚语带讥诮。

厉芊一怔。

“我弟弟被你们所谓的人犯挟持,警方不处理也就算了,现在无凭无据还要拘留我这个良民,真是很能干啊。”

“芊芊,你这是做什么?!”顾安白看见千晚被厉芊拦住,立马走了过来,有些不满的质问。

“安白,我……”

“让她走。”

“不好意思顾队,这里有上头批准的拘留令,我们不能放疑犯离开。”一穿着警服的人拦在了门口。

“让她走!”顾安白拔高了音量,“你别忘了,要是没有她,我们今天怎么这么顺利就抓住王六?”

“这……”那人迟疑了下,看见厉芊投过来的视线,身体仍是没挪。

千晚冷笑,“我有说过不去配合调查么?”

一脚踢开挡在门口的警察,千晚眼神语气冷了下来,“但不是现在。”

顾安白看着穿着酒红色长裙的女人消失在视野里,想起她走之前那失望的眼神,心里是抑制不住的歉意,明明答应了她的……

可他却,什么都帮不上……

“安白,你就这么放走她,回去怎么和厉队交代?她利用的就是你的信任!”厉芊抓住顾安白的手,有些生气的埋怨道,“你不是不知道,她嫌疑也很重,要是这次逃跑了怎么办?”

然后……

缓缓挣脱开厉芊的手。

……

千晚跑到路口,身上的长裙被高跟鞋踩了好几下,索性直接被她撕掉了,变成了及膝短裙。

和夏杰通了电话,才知道奶娃娃下午去学校练琴之后就没回家,握了握套在脖子上的玉坠,千晚圈起手指,放在唇边,吹了声口哨。

霎时,暗夜的火萤从四面八方飞来,围绕在千晚周围。

明明灭灭的荧光衬得她神色愈发冰冷,看着火萤成群飞往一个方向,千晚连忙追了上去。

一个荒废的仓库。

封闭的空间新鲜的氧气有些稀薄,四处弥漫着让人作呕的腐臭味道,一群混混蹲在仓库门口打着牌,嘴上时不时骂咧两句。

蜘蛛结网的角落里,被蒙住眼的少年有些僵硬的蜷缩在铁皮边,身上绑着粗麻绳,嘴里堵着一块湿毛巾,鼻尖充斥着生了锈的油漆味,刺鼻的味道让他神经发痛。

“欸,瘦狗,你说的这票,那人真能给付那么多钱?”一人坐在塑料凳上,一边洗着手上的牌,问了一句。

被喊作瘦狗的人啧了一声,“废话,这小子是夏家的,要是那老板没那么多好处,咱还能从夏家扒些油水下来。”

“夏家,哪个夏家?”旁边一人问道。

“艹,你TM蠢啊,还能是哪个夏家?现在做主的是夏千晚,这小子是她新认的兄弟。”瘦狗摸了牌,顺带用牙签剔了剔牙。

“卧槽,黑吃黑啊。”

瘦狗一听这话,被逗笑了,给了说话那人一个闷锤,“你个小王八懂得还挺多。”

书本点评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千宫的评价,说《快穿之反派也是有骨气的》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快穿之反派也是有骨气的》的小说来。作为千宫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千宫再也没有写出和《快穿之反派也是有骨气的》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千宫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
目录

作者相关

千宫

作者:

千宫

VIP精品试读

  • 《大神,别撩我》大神别撩我全文阅读 玻璃 大神,别撩我Twink

    大神,别撩我

    畅销作品《大神,别撩我》是浅紫汐妍新写的一本同人类新篇,主线中的主要人物是顾西哲,苏渺,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惟妙惟肖,值得一看。书中主线围绕:顾西哲颇为顺手地把她牵了过来,那样子,要说没点什么JQ,鬼都不信。苏渺本想拒绝,但是在某人警告的目光之下,她再一次怂了,心里想着,大佬果然是大佬,连逃跑都这么的理直气壮。“你要带我去哪啊。”弱弱地拉好

  • 《绿茵雇佣兵》绿茵雇佣兵txt在线下载 精彩阅读 绿茵雇佣兵强强

    绿茵雇佣兵

    《绿茵雇佣兵》为无冕之白新出,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书中主要讲述:“咦~!”体育看台上的一万人,有百分之八十跟着周围的人,发出了这个叹息中带有的嘲笑的声音。十月的武汉,没有北方的秋风飒爽,闷热的空气中,还有好多人都光着膀子。这些千里迢迢来到武汉看球的东北爷们,怎么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