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妈咪别逃,总裁爸比宠上天》烈爱燃情总裁爸比宠上天免费 GL 妈咪别逃,总裁爸比宠上天腹黑攻

妈咪别逃,总裁爸比宠上天

婚恋|秦慕阳,苏念初|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154 人赞过 赞一下
经典辣文《妈咪别逃,总裁爸比宠上天》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文忘川,主角秦慕阳,苏念初,是一本婚恋类型的网络创作,精彩章节节选:小手柔软肉实,小小的一团,握在手里很舒服。手用力,就拉起来了。“诶!”她动弹不得,一双大眼睛怒狠狠地瞪着他。“松开,别逼我叫非礼!”“我没堵住你的嘴。”“你!”“松开!”他把手放开,她急匆匆就要走,谁


版权来源:互联网
《妈咪别逃,总裁爸比宠上天》为作者文忘川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小手柔软肉实,小小的一团,握在手里很舒服。

手用力,就拉起来了。

“诶!”

她动弹不得,一双大眼睛怒狠狠地瞪着他。

“松开,别逼我叫非礼!”

“我没堵住你的嘴。”

“你!”

“松开!”

他把手放开,她急匆匆就要走,谁知道转身。

“哎呀……”

头发搅合在他的衬衫纽扣上面了,扯得头皮发疼。

他眉目一蹙,连忙把她拉回来。

“别动!”

“我不用你管!”

她气得要死,不知道到底倒了几辈子的霉,怎么都不顺利。

秦慕阳被她话语刺激到,倒是真的不动了,任由她用手在他衣服上面乱动,可她越急头发像是缠得越久,刻意要跟她作对一般。

本就埋着头,这样解了好一会儿之后,手臂酸软,气得不想动了。

秦慕阳看着觉得好笑,便真的低声笑了一下。

苏念初恨得牙痒痒。

“还动吗?你应该不需要我帮忙吧?”

“我……”

“求我我就帮你。”

苏念初眼睛一闭,也不想过多纠缠,干脆睁着眼睛说瞎话。

“求……你。”

“什么,没听清楚,好好说。”

“求你!”

秦慕阳这才动手开始解,她半天没解开的,他不到二十秒就搞定了。

“切,趁机捉弄人,做什么都要跟女人计较,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她嘀咕了一句,转身要走。

“我是不是男人,你试试就知道了!”

谁能接受得起这样的挑拨?他拉回她,握着手就捏住了。

苏念初双眼蓦然睁大,定住不动了。

“女人,这是你自找的!”

语气带着隐忍浑浊,还不等她说什么,下一秒,他已经堵住了她的嘴。

他明显感受到了她的抗拒,其实也不想要在这么快的时间里面跟她发生什么,不想要吓坏他的小丫头,可是两个人只是这么一拉扯,他都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就像是某一根经脉一碰上她立马就疏通了一样。

而苏念初只感觉到呼吸越来越沉重,浑身不能动弹。

屋内平静下来,秦慕阳轻轻捏了一下她白嫩的耳垂,也缓缓睡了过去。

三年,两人从未像今晚上这样,睡得深沉而舒爽。

第二天,秦慕阳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的。

“秦总,有记者过来了,就在门外,我......我没有堵住。”

也不知道那一些记者是怎么知道秦慕阳在那个女人那里的,他好几年没回国,媒体面前一向是清冷、女人勿近的状态,现在得知他跟女人在一起,当然要大做文章。

就是现在还有秦浩的事情,传出去指不定人家说他现在这样的关头,竟然放着家族企业跟家人不管,还有心思自己乐活逍遥。

秦慕阳却慢条斯理给她搭好被子,却见她娇嫩的皮肤之后,又有了反应。

书本点评
婚恋小说题材不断推陈出新,就算是本身应该较严肃的小说,现今也演变成了各种恶搞娘化和变身,让人脑洞打开;但如果溯本求源,这本《妈咪别逃,总裁爸比宠上天》可以算是此类文的鼻祖了,荒诞不经的语言,恶搞的手法,实在让人忍俊不禁;同时由于作者(文忘川)本身恶搞太过,加之肚子里笑料的不可持续和较稚嫩的文笔,看到后面难免会让人感到审美疲劳;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十年前的小说,在那个吃地瓜都能吃成大法师的坏境里,《妈咪别逃,总裁爸比宠上天》的创新确实难能可贵,所以本次点评我给这本书打三颗星。

作者相关

文忘川

作者:

文忘川

VIP精品试读

  • 《遨游在无数位面世界》遨游在无数位面世界 小说 父子文 遨游在无数位面世界同人女

    遨游在无数位面世界

    这次给书虫们展示倾城蓝夜创作的都市佳作《遨游在无数位面世界》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李世民,红后两位主要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火花呢,让我们一起往下看吧!“玄龄,快,陛下他们都已经将前面那只大鸟打死了。”杜如晦指着前方喊道。房玄龄苦笑的驾驶着魔法飞艇追了过去,相比起李世民等武将们穿着一些改造后的钢铁战甲飞行,魔法飞艇的飞行速度明显就没有那么快了。不过文

  • 《浅浅有风来》御尘风浅浅 同人女 浅浅有风来现代言情风格小说

    浅浅有风来

    主线人物叫张光宇,路遥的网络故事是《浅浅有风来》,它是作者一只鱼游游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新书,书中主要讲述:苏浅大吃一惊,暗想,这张光宇居然喜欢用强,口味实在独特,幸亏靳双没和他在一起。司洺风听到路总的指控,非但没有一丝紧张,脸上表情更淡了:“据我所知,令千金来是自已来我们会所开的房间,至于她要和谁睡,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