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奥巴顿骑士》奥巴顿庄园红葡萄酒 同志 奥巴顿骑士69

奥巴顿骑士

职场|哈雷,特鲁夫|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993 人赞过 赞一下
有很多粉丝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奥巴顿骑士》的新篇,是作者一撮小洋葱最新力作的职场作品,小说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非常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文。每个人看待问题的角度都不同,不同的角度,是不同的人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在遇到凯芙夫人以前,迦里莫从来不会觉得像哈雷这样体质的人会有任何在武技和魔法上的作为。可是,很多东西都在发展中变化了。在聆听凯芙夫人


版权来源:互联网
《奥巴顿骑士》为作者一撮小洋葱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每个人看待问题的角度都不同,不同的角度,是不同的人的价值观和人生观。

在遇到凯芙夫人以前,迦里莫从来不会觉得像哈雷这样体质的人会有任何在武技和魔法上的作为。可是,很多东西都在发展中变化了。

在聆听凯芙夫人那句意味深长的“谁会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后,迦里莫脑中的某根弦被轻轻拨动了一下位置,反而觉得哈雷一定会有所作为。

不同的看法决定不同的心态,这让他对哈雷的明天充满期待。

今天,特鲁夫把哈雷交给他,要他帮助哈雷更清楚地认识这个世界。

迦里莫一改平日嬉笑的态度,板起脸孔,严肃起来。在他看来,今天,将是哈雷历练的第一天。以前的小哈雷,已经让特鲁夫在心中烙下了虔诚和正义的符号,以后,将由他来打破这个禁锢。

奥巴顿的世界,可没有正义那个贱人!

迦里莫首先把哈雷带到一个西城区的贫民区,麦瑟莱瑞区。

在奥巴顿,本来贵族和平民的区分并不明显,毕竟这是一个佣兵之地。可是,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奥巴顿积聚了很多的失去能力的佣兵和他们的的后代,而这些,就是奥巴顿第一批贫民,然后,由贫民带动了贵族和平民的阶级区分。

在麦瑟莱瑞街道上,迦里莫突然问哈雷一句话:“哈雷,你知道平民和贵族的最本质区别是什么吗?”

哈雷摇摇头,用询问的眼光看着迦里莫。

“好吧,这个是很难回答。”迦里莫叹了口气,“哈雷,你本该出生在那些大贵族家里的。”

随后他话锋一转:“那我换一种方式问你,哈雷。”

“我们都知道奥巴顿有三种人不接待,其中由平民爬上来的势力是奥巴顿最不欢迎的,他们要在奥巴顿立足,尤其困难。”

说道这里,迦里莫微微闭眼,好像想到了某些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情:“这三种不受欢迎的人由斯隆克亲王提出来并由奥巴顿所有贵族所接受并毫不犹豫的执行,这其中的关系又是怎样的?”

好像并不要求哈雷回答这个问题,迦里莫继续说道:“这就是贵族和平民的不同。”

“权力是个诱人的东西,所有人都不惜一切地去追求,而平民追求起来特别的难。”正在这时候,旁边一个穿着破烂的贫民窟的小孩从哈雷和迦里莫身边走过,他的脸上,是一脸呆板,但是在看向哈雷的眼神中,有那么一瞬间,却有着一股让哈雷不寒而栗的怨毒。

“贵族,虽然也喜欢权力,可那些该死的贵族天生就有这些东西。”在这时候,迦里莫的声音响起,他好像并没有记起他那个柯察尔勋爵的贵族称号。

“这就造成了贵族和平民本身的观念不同。”

“平民花费大量的精力却只能取得贵族天生就有的东西,你说当他们和贵族站在一起,而他们的权力又比贵族大的时候,他们会怎么想?”

听到这一句,哈雷又想起刚才的那个小孩。那一眼怨毒的眼光,让他对迦里莫这句话的感受更加深刻。

“他们会疯狂,所有有权力的平民都是疯子!”

想了想,迦里莫又加了一句:“不管他们有没有贵族头衔。”

“得到权力的平民是最可怕的人,”最后迦里莫这么说道,“他们没有自己的底线。”

哈雷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他没有出生在贵族的家庭里,他也没有觉得贵族家庭出生的莫亚有什么不同,这个时候叫他去懂这些确实强人所难。

迦里莫也没深究,只是说了一句:“这些,哈雷你以后会懂的,叔叔只是在你心里留下一个基本的印象。”

哈雷“嗯。”了一句,有些异样地看着迦里莫。

迦里莫今天确实和往常不同,往常的迦里莫自称可从来不是“叔叔”,哈雷明显发现了这其中的微妙变化。他觉得这时候的迦里莫叔叔,和特鲁夫叔叔一样,甚至比特鲁夫更像一个育人的严师。

“噢,我的小哈雷,你终于发现今天的柯察尔勋爵的不同了。”迦里莫突然又嬉笑起来,“为了今天,我可是准备了很久哦。”

说完,迦里莫却突然沉默起来。

“哈雷,有些人天生就是不幸的,就比别人差,你觉得呢?”

“嗯。”哈雷也沉默起来,他想到了他自己,“有些人,即使比别人努力百倍,还是比不上别人,迦里莫叔叔,你说神是万能的,是神在惩罚某些人吗?”

“额……”迦里莫突然觉得背脊发凉,他恍然醒悟:“特鲁夫从来不会在哈雷面前说这种话的吧。”

迦里莫失神地低下头,喃喃道:“是这样吗?夫人。”

没有人回答他,哈雷还在那疑惑看着迦里莫。

迦里莫抬头看着哈雷,眼神慢慢收敛,深吸一口气,挺起他那让哈雷一直感觉有点微躬的背,做出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让迦里莫平时的玩味一扫而空,心境豁然开朗间,他的心境也突然改变,以前一直迟疑的东西终于不再是他心中的芥蒂。他不知道这个决定对哈雷的未来有什么影响,但他知道,这个决定已经让他没有了遗憾。

“几百年后,大陆上的后人在记起哈雷·布尔的同时,一定不会忘了还有我这个老师!”

“哈雷,你见个神吗?”迦里莫带着哈雷从来没在迦里莫身上见过的虔诚说道。

哈雷茫然的摇摇头,他没见过神,甚至不知道神到底是什么,可在他幼小的心灵却能感觉得出,迦里莫叔叔的虔诚“有点怪”。

“迦里莫叔叔,到底什么是神?”

“叔叔也不知道什么是神。”迦里莫说了一句让哈雷惊讶的话,然后又说出一句让哈雷更莫名其妙的话,“这个世上本就没有神!”

“那……”

“哈雷!”迦里莫打断哈雷的话,“我们所说的神本来就是人类虚构的。”想了想,他又强调一句,“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神!”

哈雷不知道,他的迦里莫叔叔刚才对他说的话是多么的异端,而对于迦里莫,又是下了怎样的决心才能说出那样的话来。

渎神,可是要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盘踞在大陆金字塔顶端的教会,可是一头凶猛的雄狮,带着睥睨的眼神俯视着众人,下一个瞬间,好像就要择人而噬。

而对于迦里莫,最残酷的是他的这句话打破的他一直最坚定的认知。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番话,可是哈雷知道,迦里莫叔叔脸上的虔诚,必定是有一个比那个虚无缥缈的神更让他膜拜的东西,有些东西,一扎根于心底,便无所畏惧。

“噢,我们不要去讨论那个虚无缥缈的神了。”转眼间,迦里莫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继续说道,“哈雷,告诉我,你是不是一直认为自己比不上别人?”

“嗯……”哈雷声音突然变小,“我比别人努力那么多,却总是比不上别人。”

哈雷抬眼望向迦里莫,眼中又亮起光芒:“可是我相信,只要我能够坚持,我就一定能比别人做得更好!”

迦里莫摸摸哈雷的头,望向远方,陷入沉思。

“哈雷,你可知道,为什么你特鲁夫叔叔有着一身好武技,你的赤迪叔叔刺客技能出神入化,可迦里莫叔叔为什么没有学得奥妙的魔法?”

迦里莫慢慢地陈述,恍如一些事情正从他的眼前飘过,没等哈雷回答,他又用一种淡然的口气说着,就如当初特鲁夫在寒风中给哈雷讲的故事,毫不关己。

“那时,迦里莫叔叔是一个大家族继承人,柯察尔,多么高贵的一个姓氏,每个家族成员都以生在柯察尔家族而自豪,你的迦里莫叔叔却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

迦里莫看着自己的胸前,那个地方,曾经有着这个大陆上最高贵的几个徽章之一,而现在,空无一物。

“如果你的迦里莫叔叔不是天生的‘维克人’,既不能修炼武技,也不能修炼魔法,如果你的迦里莫叔叔不是家族的第一继承人,那么迦里莫叔叔也只是会遭人嘲讽,生活还是会比大多数人更好。”

“可是,你要知道,一个家族族长可以武技不高超,可以魔法不精通,可就是不能有废物之名。那不仅会遭人嘲讽,还会遭人唾弃……”迦里莫继续看着自己的胸前,好像那个徽章还在那里。他陷入自己的回忆,声音更加空灵。

“一个废物,就算留在家族,也只会给家族蒙羞,不是吗?那就不可能有现在这样愉快的生活——带着小哈雷来奴隶市场,甚至某天连自己死都会不明不白。”

“谁会想到,我会是柯察尔家族的第一继承人,谁又会想到,当年的柯察尔家族中,‘维克人’继承人会有今天这样的生活!”

迦里莫拍拍哈雷的头:“有时候,命运就会这样给人开玩笑!”

迦里莫转过头去,抬眼望向南方,留下一脸震惊的哈雷,在那凝视着他的背影。有些悲伤和无奈,只有自己亲自感受到,才会明白其中的苦楚……

书本点评
很多人说这本书《奥巴顿骑士》是职场小说中的一股清流,确实如此,没有过多的宅臭味和无聊的动漫女主乱入,是一本难得具有职场味道的小说。看这部小说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一部日剧,两者多少有相似的外壳,都是讲一个小说家和一群神经病女朋友的故事。当然,具体的情节还是很不一样的。作者(一撮小洋葱)说这本小说本质上是一部后宫恋爱喜剧,恕我直言,我是没看出有多少喜剧的东西出来。

作者相关

一撮小洋葱

作者:

一撮小洋葱

VIP精品试读

  • 《李小姐的高跟鞋》苏2小姐的高跟鞋 紧缚 李小姐的高跟鞋浪漫青春风格小说

    李小姐的高跟鞋

    有很多网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李小姐的高跟鞋》的网络小说,是作者余风眠撰写的浪漫青春创作,网文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极力推荐,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创作。孙慕鱼与秦倩相视一眼,默默的拉过赵梦,让李念与许牧生肩并着肩。赵梦刚想拒绝,收到两人的眼色,立刻了然于心。她们宿舍的人,为了李念的幸福,真真是操碎了心。李念被突然起来的孤立而感到恐慌,这是要抛弃弱小无

  • 《栖碧山》栖碧山小说 大叔受 栖碧山BI

    栖碧山

    《栖碧山》是清泉漂零最新写的一本婚恋新书,故事韵味无穷,文笔横扫千军,感觉不错。玄清将最后一张“福”字留给禄伯,便带着小狐狸告辞离开,燕轩身上粘的泥斑更多了,好似在坭坑里滚了一圈一样,惹得相送的禄伯吹眉瞪眼,大骂他无用,燕轩也不敢还嘴,四十多岁的人了,还好似小孩子一般,背后低声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