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谋夫有道之邪医萌妻》谋夫有道之邪医萌妻全文免费阅读 by玖九 谋夫有道之邪医萌妻作者是玖九的小说

谋夫有道之邪医萌妻

古代言情|舒冀,谢谢您|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754 人赞过 赞一下
传奇人物叫舒冀,谢谢您的小说是《谋夫有道之邪医萌妻》,它是作者玖九最新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网络创作,小说剧情回顾:或许也正是因为唐家这样的环境,才造就了唐淼这个神奇的存在。流觞的视线忍不住往唐淼身上转,她依旧摆弄着手中的盆栽,扭曲的形状被她渐渐修成了个奇异的弓形。修完最后一根枝桠,她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走到不远处的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谋夫有道之邪医萌妻》为作者玖九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或许也正是因为唐家这样的环境,才造就了唐淼这个神奇的存在。

流觞的视线忍不住往唐淼身上转,她依旧摆弄着手中的盆栽,扭曲的形状被她渐渐修成了个奇异的弓形。

修完最后一根枝桠,她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走到不远处的矮桌跟前,一番倒腾找到了一根细绳,她再次爬上椅子,流觞还站在一边,不由轻道,“有事?”

流觞犹豫着开口,“少主子,刚才谢谢您了。”

“别误会,小爷我只是心情不好想吓人,不是给你长脸!”

唐淼摇了摇头,她拿着一根绣花针将绳子的一边钉在了土里,另一端绑在了枝桠的顶端,用剪子剪去多余的线后,她转过身一脸自豪的指了指自己的成品,“怎么样,小爷的盆栽是不是很写意?”

“呃……”

流觞安静的眨了眨眼,他大退了几步,他面对唐淼,于沉默中行了个礼,“少主子,谢谢您了。”

“没眼光,我睡了!”唐淼冷哼了一声,急急的冲着里间走去,“记得帮我熄了灯再走。”

流觞看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脑中又倒映出唐淼前一刻傲娇的小脸,他眼中泛起了笑意,“少主子,原来这便是你关心人的方式吗,还真是个笨拙的孩子。”

他信步踏入院中,袖袍一番,合上门扉的同时,熄了屋内的烛火,“少主子,做个好梦。”

舒冀从繁花深处探出头来,看戏的脸上带上几分的嘲弄,“怎么,这么快就被那个小鬼收买了?”

流觞不紧不慢的走到舒冀的跟前,笑着抬头看他,“您老这么晚还没睡?”

“人老睡眠自然少。”舒冀纵身一跃,侧身站在流觞的跟前,他一手压在他的肩上,轻声道,“回去一趟吧,你主子找你。”

“难道是钱庄出事了?”流觞小声的嘀咕。

“呵,那两个小鬼,一个恐吓的过瘾,一个唱戏唱的爽快,剩下一个烂摊子谁收拾?”

想起阴庭皱眉的样子,舒冀舒心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让你家主子跟我争徒弟,现世报了吧!”

这是什么值得得意的事情吗?

流觞心里泛着嘀咕,舒冀已经转身走了老远,他立刻追了上去,“您老不跟我一起去吗?”

“去什么去,比起那个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舒冀眼眸透亮透亮的,字里行间都忍不住笑意,流觞只觉得这样的舒冀十分的怪异。

不等流觞开口,他就忍不住道:“呵呵,我啊,去找我徒弟去。”

“徒弟?”

流觞只觉奇怪,舒冀什么时候收徒弟了?

“啧!你什么口气,我就不能有个徒弟吗?”

舒冀冲流觞翻了个白眼,继续道:“陪着小鬼头闹了张府的那小子,我瞧着就很不错,有资质,好好教导教导,一定比阴庭的徒弟出息!”

流觞一脸顿悟,“闹了半天,您老还是要跟尊上争个高低啊!”

“哼,这怎么叫争高低呢,我徒弟本来就比你主子的优秀,就像我本来就比你主子优秀一样!”

流觞面色古怪的盯着舒冀看,心里忍不住道,您呐,也就岁数比尊上优秀,显长!

书本点评
很多人说这本书《谋夫有道之邪医萌妻》是古代言情小说中的一股清流,确实如此,没有过多的宅臭味和无聊的动漫女主乱入,是一本难得具有古代言情味道的小说。看这部小说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一部日剧,两者多少有相似的外壳,都是讲一个小说家和一群神经病女朋友的故事。当然,具体的情节还是很不一样的。作者(玖九)说这本小说本质上是一部后宫恋爱喜剧,恕我直言,我是没看出有多少喜剧的东西出来。
目录

作者相关

玖九

作者:

玖九

VIP精品试读

  • 《泉水叮咚向心流》泉水叮咚流不尽下一句 章节目录 泉水叮咚向心流现代言情小说

    泉水叮咚向心流

    火爆热文《泉水叮咚向心流》是必碌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网文,本新篇的传奇人物王全,秦母,精彩内容:王全终于来了。秦潼看了看手机,然后立刻飞奔过去,双手插腰,用哀怨的眼神看着王全,气鼓鼓地说道。“天哪!三十分钟,走都能走到了吧!你喘给谁看呢!”“嘿嘿!”王全立刻就不喘了,嘿嘿傻笑。“别以为这样很可爱

  • 《前妻,为我生个宝宝吧!》前妻再给我生个宝宝 现代言情风格小说 前妻,为我生个宝宝吧!总受

    前妻,为我生个宝宝吧!

    主要角色是藤一,小绵羊的故事《前妻,为我生个宝宝吧!》此文是薛禅高阳新写的现代言情文,文笔一气呵成故事百看不厌,绝对是可以看一下的火爆热文,主要章节节选 “吉冈,限你两个小时之内,给我找到裴文星。无论你用什么方法。”他急匆匆地奔进电梯,电梯门还未合上,便拨出电话。舍勒即便交代了吉冈,仍不安心。放下成见,拨打原野藤一,可听到的仅是系统回言:“您拨的电话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