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嚯,是病秧子啊!》不及皇叔貌美全文免费阅读 同志 嚯,是病秧子啊!腹黑攻

嚯,是病秧子啊!

古代言情|宁止,宁志茂|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720 人赞过 赞一下
光环人物叫宁止,宁志茂的网络故事是《嚯,是病秧子啊!》,它是作者英俊的锤儿所编写的一本古代言情新篇,主要章节节选:西暖殿。宁志茂穿了一身明黄色的帝王常服,端坐在榻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摇晃着手里的邢窑茶盏,碧绿的茶叶舒缓在水里,左右飘摇,最后又慢慢沉到盏低,淡黄倦碧。他今年六十有三,头发束得十分认真,没有一丝凌乱,只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嚯,是病秧子啊!》为作者英俊的锤儿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西暖殿。

宁志茂穿了一身明黄色的帝王常服,端坐在榻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摇晃着手里的邢窑茶盏,碧绿的茶叶舒缓在水里,左右飘摇,最后又慢慢沉到盏低,淡黄倦碧。

他今年六十有三,头发束得十分认真,没有一丝凌乱,只是那一根根银丝,在黑发中仍然清晰可见。这些年来,不节制的作息和纵欲,让他有些过早衰老,抬头纹和眼角纹都很重,双眼已经有些凹陷,看上去不像六旬之人。

“朕已经听说了,那云家幺女……”他委婉地开口,又委婉地顿住,等着宁止接过话茬儿。

然,宁止面色无异,只是淡淡道,“她尚可。”

怎能是尚可?新婚不洁,这样的女子,怎么能做天家的九皇子妃?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宁止怎能忍受这种全天下男人都忍受不了的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宁志茂抬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宁止,他一共有十六个子女,十一子五女,性子大不相同,或奸诈、或蛮横、或恭顺、或温柔……但唯有宁止,秉性深沉,喜怒不形于色,他是摸不透的。

诚然,这种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者,是成大事的人。也是他这个为人父、为帝王,所倚重,又所忌惮的。

毕竟,宁止握着苍流五分之一的兵符,擅长兵法布阵,是个难得的将才。只这一点,足以让任何帝王所倚重。

然,东宫宝座上,坐的不是宁止,而是大皇子宁远。太子之位这么诱人,宁止有没有异心,会不会率军造反,又是他这个父亲所忌惮的。

这些年来,他对宁止的感情,复杂而又矛盾。

这是一个乱世,南有苍流,北有辛乌,东有庆历,凤天居中。数百年来,四国呈鼎力之势,各自为政,分庭抗礼。

苍流历来和临境的辛乌国不合,一年前更是因为领土问题,在苍流的边界北齐大打出手,死伤无数,哀鸿遍野。

若不是因为这一年来,宁止的病越发厉害,宁志茂必定会派他去北齐指挥战事。他没忘记一年前,天生将才的宁止亲征北齐,是如何诡诈出策,不出半年,几乎要将辛乌三十万大军打回去了。

可惜,他中途突然发病,北齐天寒,很快便被送回了乾阳,使得辛乌贼子得以反扑,短短半年,攻占了数个城镇。

思及此,宁志茂有些懊恼地开口,“昨晚北齐传来新的战报,五日前,向城一战,我们输了。两名将帅兵败被杀,九千精锐尽丧。北齐境内流匪纵横驰骋,地方不断告急,形势已经很严峻了。”

宁止自是知道,他私下有自己的情报机构,消息广而快,向城战败,他比宁志茂早了一日便知。现而今,北齐的将士群龙无首,既无能力、更无实力在多线同时作战。在此情况下,苍流面临的选择,是战还是和。

宁志茂今日叫他来,不是简单地询问云七夜的事。阴险如宁止,怎会猜不出他的心思?只是佯装不知,淡淡开口,“父皇的意思……”

“朕想……”男人只说了两个字,欲言又止,面色纠结。

宁止也不急,径直低头喝茶,上好的君山银针,芽头肥实,茸毫披露,芽尖直挺竖立,雀舌含珠,数起数落,鼻尖弥漫着都是茶香,淡而暖,让他觉得甚是惬意。

于父皇而言,议和,是现下最合乎局势的选择。父皇表面上是主战派,但他生性多疑,又好面子。长久的拉锯战,他对战胜辛乌并无把握,也无信心,甚至对辛乌生出了妥协心理。

但他又不肯承认敌国已经越来越强的事实,也不肯承认北齐边防已经瘫痪的事实,仍令将士们在多线作战的巨大压力下拼命死撑。

也许只有这样做,才能显得出他是一个捍守国土、宁死不屈的千古明君。他日入了宗祠,盖棺论定,彪炳千古。

沉默了许久,宁志茂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终是道,“现而今,北齐境内战火连天,子民受难,我为天子,实在不忍。不若……”他顿了顿,声线低了下去,“不若……议和。”

窝囊。

宁止抬眼看着宁志茂,语气玩味,“如何议和?割地?赔款?和亲?”

一字一句,字字扎心。宁志茂浑然生了一种被羞辱的错觉,但看宁止,面色诚恳,只是询问的样子,许是他多想了。

毕竟,“议和”这两个字太过敏感,这是一件大事,非一朝一夕之功,更非一两人可以办到,也牵涉到一个大问题——苍流内外对议和的态度。

这半年来,辛乌越战越勇,今日占了一座城,明日便可攻下临近的州,长驱直入,直攻乾阳。眼看形式紧迫,苍流举朝哗然,朝廷已然分成两派,一派主张“议和”,一派主张“应战”。

应战派多是朝中武将,很是强势,誓死守国的概念根深蒂固,不到辛乌的刀真正架到脖子上,他们断然不会赞成议和,议和已经被他们被斥为“损威辱国”、“沮师养寇”,是“祸胎”、“国贼”,将酿无穷之患。

他们不但不主张议和,还不断地逼战,要求宁志茂增兵,充实北齐兵力,与辛乌大战到底。

这些莽夫!

思及此,宁志茂不由叹气,瞬息万变的战场形势,端坐帝都的大臣们是看不到的,即使看到也会选择性失明。他们才不管局势如何,反正必须出战,逼他逼得紧。

在这样强大的舆论压力下,他更不敢暴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否则必定被喷得体无完肤。但是此次向城战败,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决定,议和。

而今日之所以叫宁止入宫,也不过是借着九皇子妃那点事,说正事罢了。

“割地是万万不行的。”宁志茂坚定地摇头,又道,“朕认为赔款尚可,不过辛乌胃口很大,单是赔款的话,他们定是要百般刁难,不若再和亲。”

果然……

宁止眼眸微转,沉默了半晌,只是淡淡一句,“父皇,天子御国门,君主死社稷。”

宁志茂怔忡,这一年多来,是议和还是应战,宁止一直没有站队,他以为宁止会向着他,不想他居然是主战派。

他有些恼怒地看着宁止,还没来得及开口,又听宁止道,“不过一座城池罢了,再攻回去,还有抢回来的可能。辛乌贪得无厌,一旦议和,将来损失的可就不止一座城池了。”

说的倒是轻松,这些浅显道理,难道他这个帝王会不懂吗?

宁志茂没好气道,“你有法子?”

宁止也不恼,有条不紊道,“向城兵败,两名主要将帅被俘,现下定是军心涣散,安定军心是第一位。追责一事暂且缓缓,不若先犒赏三军,慰问死难将士家属,送些银两补贴。同时,再谴些更合适的将帅过去,近来朝中有几位新人武将,很是不错。最好,再遣一名皇子同去前线,振奋军心,以显您对战事的重视。”

听到最后,宁志茂眼睛一亮,看向宁止,有些急切道,“这皇子,谴谁?”

两军交战,正是用人之际。宁志茂自是希望,宁止能够主动请缨,前去北齐应战。只不过宁止病的厉害,他这个做父亲的,一直不好开口罢了。若宁止只是一般臣子,他哪里用费这些心思?

宁止既然说了这话,是不是代表,他愿意去北齐督战了?宁志茂心中暗忖,今日这招苦肉计用得好。毕竟非到万不得已,他也不会说出“议和”这种话,今日这一切,不过是做给宁止看罢了。

宁止,是要上钩了吧?

……

宁止从西暖殿出来,已近午时,一直守在外面的秦宜连忙为他披上斗篷,低声问道,“殿下,可还顺利?”

宁止点头,淡淡应了一句,“成了。”

“那属下何时行动?”

宁止压低了声音,“现在便可,去五皇兄那边散些消息,就说父皇铁了心,想要议和,议和内容是割地、赔款、和亲,而和亲的人选,他正在发愁是三公主,还是八公主。”

三公主宁瑶,乃太子一母同胞的妹妹。八公主宁月,乃徐皇后的嫡公主,都是地位显赫的帝姬。

“另外,就说父皇还有些不死心,想做最后一搏,准备派一名骁勇的皇子去北齐征战,振奋军心。”

“是,属下这就去办。”

正午的暖阳下,宁止扯唇,笑的红尘妖娆。

好戏要开始了……

书本点评
算是古代言情流小说中较有水准的一部,对我们80、90后经历的一些童年刻画的还是比较真实,少男少女之间的初恋也写得不违和,不过高中时期与语文老师的师生恋我觉得发展的不太自然,主角(宁止,宁志茂)动不动就有点精虫上脑。另外有些人说这本书整体基调比较文青,我觉得文青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文青不能太过矫情,作者(英俊的锤儿)最大的问题就是文青中影响主线的一些没必要的情节和心理活动描述太多。不过总体来说,这本书还是有值得一看的地方。

作者相关

英俊的锤儿

作者:

英俊的锤儿

VIP精品试读

  • 《李小姐的高跟鞋》苏2小姐的高跟鞋 紧缚 李小姐的高跟鞋浪漫青春风格小说

    李小姐的高跟鞋

    有很多网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李小姐的高跟鞋》的网络小说,是作者余风眠撰写的浪漫青春创作,网文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极力推荐,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创作。孙慕鱼与秦倩相视一眼,默默的拉过赵梦,让李念与许牧生肩并着肩。赵梦刚想拒绝,收到两人的眼色,立刻了然于心。她们宿舍的人,为了李念的幸福,真真是操碎了心。李念被突然起来的孤立而感到恐慌,这是要抛弃弱小无

  • 《栖碧山》栖碧山小说 大叔受 栖碧山BI

    栖碧山

    《栖碧山》是清泉漂零最新写的一本婚恋新书,故事韵味无穷,文笔横扫千军,感觉不错。玄清将最后一张“福”字留给禄伯,便带着小狐狸告辞离开,燕轩身上粘的泥斑更多了,好似在坭坑里滚了一圈一样,惹得相送的禄伯吹眉瞪眼,大骂他无用,燕轩也不敢还嘴,四十多岁的人了,还好似小孩子一般,背后低声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