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白粥知他意》白粥知他意》作者:董之归 强强 白粥知他意圣水

白粥知他意

现代言情|付清,老公|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760 人赞过 赞一下
《白粥知他意》是董之归最新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创作,设定精妙绝伦,文笔朴实无华,推荐阅读。《白粥知他意》书中主线围绕 老爷子压根没有和她辩解的意思,他的目光从两人身上掠过,然后停留在楚又粥的身上,“乖孩子,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和别人无关,你不要有负担。你要是不收,就是不认我这个爷爷了?”楚又粥为难,只好一咬牙狠心道:“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白粥知他意》为作者董之归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老爷子压根没有和她辩解的意思,他的目光从两人身上掠过,然后停留在楚又粥的身上,“乖孩子,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和别人无关,你不要有负担。你要是不收,就是不认我这个爷爷了?”

楚又粥为难,只好一咬牙狠心道:“爷爷,我当初和宋倦在一起都是利用他的,我骗了他,也骗了你,宋小姐说的没错,我这样的女人不配拿宋家的东西。”

宋明笑了,“能送我溜溜球的女人,我相信不会骗我。”

“爷爷……”

“宋倦,站那发什么呆呢,趁着她在,今天就把这事给我处理了。”老爷子再次发话,终止了和楚又粥的对谈。

“好。”宋倦掐灭烟,转身朝着屋内走去,从头到尾宋家这两尊大神都没有给楚又粥拒绝的机会。

而宋倦进去,老爷子闹着要去休息一会儿便丢下楚又粥回楼上去了。

楚又粥一个人呆在原地,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心乱如麻。

本以为参加完生日宴就算清了,这下子收了这么一份大礼,她该怎么解释得了呢。

楚又粥准备找个地方静一静。

后院的游泳池附近没人,楚又粥靠在躺椅上思考着对策,突然,两个人的谈话声断断续续的越过花丛草丛传了过来。

“怎么办?老公,你看爷爷把那个岛都送给一个外人了。真搞不懂这老不死的是真病还是假病,有时候觉得他好像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有时候又记得。唉,气死我了,我结婚的时候也没见他送那么好的礼。”宋盏眠不爽地抱怨着,“你知道的,我一直想要那个岛,爷爷就是不肯给。”

“楚又粥手段了得,宋倦一回来就又搭上他了,看来我们得把这事尽快告诉付清月才行。”宋盏眠的老公奥力在旁边搭腔,“对了,清月今天怎么没来?”

“还不是宋倦说我们家宴,不准让她一个外人来。”

“她怎么能算是外人,马上都要过门了。咱为了促成这门亲事花了不少钱,你现在给她打电话,让她过来。她再不来,老头儿就把什么都送给楚又粥了,咱不能什么都捞不着啊……”

没想到都这么多年,宋倦这姐姐一家还是只想着利益。

之前宋倦说是跟付清月的婚事是老爷子的安排,看来是他们两趁着爷爷没什么记忆的时候,故意下的套。

本来刚到的时候,看到付清月不在楚又粥还松了一口气,但现在看来,恐怕今天是躲不掉了。

除非她提前离开。

只要付清月在这里没见着她,她死不承认,闹到鹿野那里付清月也不见得有胜算。

可是,老爷子那要怎么说呢?

生日蛋糕都还没吃,突然提出要走,估计也不行的吧。

楚又粥本来对宋家的这些家事一点兴趣都没有,但要是付清月在,始终是个祸患。

算了,看来目前唯一可行的方案也只能阻止他们把付清月叫来了。

楚又粥故意把手里的饮料瓶摔到了地上。

花丛后突然传来奥力的惊呼,“谁?谁在那里?”

楚又粥捡起饮料瓶,故作意外地等待着他们自动送上门。

书本点评
当年董之归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董之归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白粥知他意》是董之归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付清,老公)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
目录

作者相关

董之归

作者:

董之归

VIP精品试读

  • 《龙王的落跑新娘》龙王的落跑新娘是双处吗 调教 龙王的落跑新娘圣水

    龙王的落跑新娘

    此次本小编带给各位老铁们BLUE安琪儿原创新书《龙王的落跑新娘》,主角是小宝,老巫婆,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粉丝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情节试读 他们所在的位置,有一个小湖泊,而且阳光可以照射进来;另一边,则因树木太过于茂密,阳光无法穿透,以至于相当阴暗潮湿,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甚至可以说,让人心中有种异常的怪。就比如说:他经常会无意识地看到

  • 《路上爱》一定是爱的人正在路上 短篇风格小说 路上爱全文阅读

    路上爱

    本次本汪呈现给各位书友们St西罗原创网络小说《路上爱》,主线人物是南希,金恒,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小说迷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片段预览 所以缘分真的是很难捉摸的事情,大政放下吉他匆匆冲向后台,一边走还一边想着要怎么样避开观众席上千双眼睛把南希带走,又想着见了面该怎么说,不管怎么说,也不能再让她就这样消失不见了。所以当他一抬头看见南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