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婚烬,错爱一生》婚烬错爱一生苏锦txt Twink 婚烬,错爱一生完整免费阅读

婚烬,错爱一生

短篇|顾傲渊,苏锦|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50 人赞过 赞一下
有很多读者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婚烬,错爱一生》的创作,是作者傲九撰写的短篇网文,网络创作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推荐阅读,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创作。的确如乔娜所说,结婚一年了,顾傲渊一直都不碰她,就在这两个月,只要她没有来月事,顾傲渊都会回家,她当初也觉得很奇怪,但是后来,她麻痹自己说,可能她等到了顾傲渊的回心转意。好半天,她才吐出一句话:“你撒


版权来源:互联网
《婚烬,错爱一生》为作者傲九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的确如乔娜所说,结婚一年了,顾傲渊一直都不碰她,就在这两个月,只要她没有来月事,顾傲渊都会回家,她当初也觉得很奇怪,但是后来,她麻痹自己说,可能她等到了顾傲渊的回心转意。

好半天,她才吐出一句话:“你撒谎……我们感情好才有的孩子,这是我们的爱情结晶……”

“别自欺欺人了,看看你说话的语气,自己都拿捏不准吧?”乔娜俯下身,双手撑在病床上,语气森然:“你以为傲渊回心转意了?可笑!那是我可怜你,就让傲渊赏你一个孩子,免得你们离婚了,你一点念想都没有。”

乔娜从水果篮子里拿出一个红苹果,递到苏锦面前:“多吃一点水果吧,对胎儿好,这是我这个前辈给你的建议。”

她故意把“前辈”两个字咬得很重,好像生怕苏锦不知道,她已经有了孩子。

苏锦抓起苹果,用尽全力朝乔娜砸去:“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你给我滚出去!我们的事情不需要你在这里说三道四。”

“哟……恼羞成怒啦?呵呵……”乔娜尖酸刻薄地笑起来:“千万不要生气哦,生气对你的胎儿不好,这也是我这个“前辈”给你的建议。”

一个星期过去了,苏锦也出了院。

但是乔娜的放浪的笑声依然在她的脑海里回荡,让她寝食难安。

她想要去问顾傲渊,与其说一个星期没有见到过顾傲渊,不如说她怕,她怕知道真相和乔娜说的一样。

时间一天天过,这种不安就像是深烂下去的脓疮,让苏锦更加不安,她开始彻夜睡不了觉,一闭眼就是乔娜魔鬼般的笑声。

苏锦从上床惊坐起来,满头大汗,她开始吓自己,难道顾傲渊给了她孩子,然后就不会再见她了

……

“太太,这是明天准备的食材,你看一下,如果还缺什么我再去买。”李姨递过来一张清单。

苏锦坐在阳台上,接过清单,大致地浏览一下,平时家里吃饭,几乎都是她一个人,她也不喜欢铺张浪费,一般都是两菜一汤,就算是她怀孕了,也是两菜一汤,只不过从以前的菜汤变成现在的鸡汤鱼汤。

但是这个清单,却有三页纸,除了一页多纸的菜品,还有气球,蜡烛,以及各种装饰的小物品。

“这么丰盛?”

“你忘记了吗?明天是你和先生的结婚纪念日,去年你就说过,以后每年的结婚纪念日,你都要大肆地操办一下,把家里装饰一番,再做丰盛的晚餐。”

苏锦恍惚的大脑才回过神,她的确说过这样的话,去年的时候,顾傲渊对她根本是不闻不问,她觉得只要自己生活得精彩一点,有激情一点,顾傲渊最终会重新爱上她的。

但是现在,婚姻所有的激情和热爱,都被男人一次又一次的冰霜态度中冷却死寂下来,她都要离婚了,还过什么纪念日?

刚想说不用准备了,手一下触及到自己的小腹,苏锦灰白惨淡的心又慢慢的复苏起来,或许可以最后努力一次。

孩子……不能没有父亲。

“好好准备!多买一些柠檬草,顾先生喜欢。”

顾傲渊不喜欢花,他喜欢绿色的植物,特别是柠檬草。

……

书本点评
《婚烬,错爱一生》这本小说写了六年,从提笔到如今,洋洋洒洒455万字,算是陪伴看这本小说的读者一起成长了。总体而言,小说行文流畅,历史知识储备丰富,各种擦边球的情爱描写,调教和萝莉养成看得人颇为味道。但也有比较大的问题,作者(傲九)的笔力严重不足,太想把自己熟知的历史和想法揉进书中,从而导致小说的架构散漫和行文极其拖沓,不免让读者越看越疲惫。我个人觉得傲九这个作者,写中篇小说会有优势,但是他很难驾驭好长篇。

作者相关

傲九

作者:

傲九

VIP精品试读

  • 《爱你依然如初》依然如初的意思是什么 立场倒换 爱你依然如初全文章节

    爱你依然如初

    韩楠笛新书《爱你依然如初》由韩楠笛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网络创作,传奇人物徐昊阳,小姐,剧情震古烁今,非常非常耐看。书中主线围绕:抿着唇,林箐箐知道自己这么问,其实作为一个刚刚认识的人,有些唐突了。可是,就是忍不住啊。就是想要问问他,这三年来有没有找过自己。自己对他来说,到底算什么。“为什么,要这样问。”怎么可能没有找,三年来他

  • 《刀镇星河》玄幻小说主角武器是刀 年上攻 刀镇星河天然受

    刀镇星河

    《刀镇星河》作者:开荒,玄幻类型小说,主角:张信,皇甫,本网文精彩内容:“特级探险家勋章?那究竟是什么东西?我听你说过不止一次了。”张信一边随口问着,一边放目远眺。随着他脚下的云船,距离藏灵山越来越近,前方越来越多的云船,显现在他的眼前。这里的船,并不只是他们三艘而已,而